短线波动难改震荡上涨业绩增长才是正道 ..

昨天探底回升,截止收盘,沪指报2665.96点,涨幅0.42%,深成指报7953.72点,涨幅0.19%;创指报1378.75点,涨幅0.43%。
早盘下探是技术回踩的必要,也有熊市思维不愿追高的因素,也有消化短线巨大获利盘的要求。但是最后还是出现了回升的走势。
从资金动作看,内资机构依然较为谨慎,外资机构依然较为积极,周一北上资金大举流入126亿元,创开通以来次高,周二再次流入超45亿元。今年一个较大的特点就是北上资金较为乐观,不太在意股指短期的波动,持续流进,但内地机构较为谨慎,尽管嘴上喊多,但行动上似乎没有太多动作。
昨天媒体披露,沪伦通即将开通,这位国际资金流进A股多一个通道,从外资投资看,主要是关注业绩和资产的核心垄断地位,像举牌安徽合力,如果这样一直震荡低迷,未来外资在核心资产上的话语权可能或进一步增强。
昨天有两个消息值得关注,一个是上交所对创投等概念炒作再度祭出重拳,这对今天有关概念会构成重压甚至直接闷杀,另一个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引发经济下滑的担忧,美国股市大跌。这对今天市场走势是有较大的负面作用的。
但国内方面也有很好的消息,那就是进一步减税,减税在于降低企业成本,有利于盈利提升,另外美国经济下滑引发的股市下跌,对于A股也不全部是利空,毕竟美国经济疲软,加息节奏会趋缓,美元指数至少不会强势逼人,央行就不用过度担忧资本流出了,这是一个中期的利好。
目前消息面较为凌乱,短线波动不容易预测,实际上也是无法预测,但股指运行环境在逐渐的好转,虽然不至于出现牛市,实际上也不具备牛市的条件,继续震荡走高的潜力还是有的,只要持有的公司业绩增长没有问题,笔者认为可以放心的持有,没有必要理会短线的波动,波段操作说起来很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很难,纵观世界股市,没有几个人依靠短线波段操作成功的。
概念股炒作终将会被监管打压下去,流出的资金会进入何种板块,这部分资金不太可能流出股市,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管理层不是打压股市而是打压恶意炒作,减少交易阻力不是纵容市场投机炒作,而是引导一个价值投资下的健康股市。

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支持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被提高到一个新高度,各项政策矛头直指缓解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与融资贵的问题,私营经济真的有融资难吗?个体并不能排除,但整体看,未必存在融资难。
10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7%,同比降低0.5个百分点。其中私营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再度提高0.1个百分点,至56.2%。这一数据非常清晰的说明一个问题,整个实体经济在降杠杆,但是私营企业资产负债率在升高,也即是民营企业在加杠杆。从两个数据对比来看,私营企业资产负债率与整个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相差无几,不存在融资难的问题,至于融资贵问题是融资难问题的延伸,有了融资难才会有融资贵,背后是私营企业的杠杆率过高问题。因此金融政策的制定不能被市场的融资难喧嚣之声所误导。
我们都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杠杆越高,企业经营风险越大,在私营企业杠杆率居高不下之际,现在下大力气再去解决民营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利用行政干预的手段要求金融机构加大对中小微企业也即是民营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实际上就是给民营经济放贷,等于是给民营经济加杠杆,进一步加大民营经济整体杠杆率,这恐怕未必是很好的事情,会给以后的金融市场积累太多的风险。
中国10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3.6%,创七个月新低,前值增长4.1%。1至10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3.6%,私营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4131.6亿元,增长9.3%。整个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创新低,但是1-10月私营企业的利润增速要远低于整个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速4.3个百分点,可见私营经济的处于一个经营极为困难的时期,这个时候给私营企业吃偏食加杠杆虽然可能暂时保住部分经营不善私营企业的现金流,能够让他们暂时活下去,但是只要大环境并没有出现趋势好转,私营经济经营没有出现明显好转,不能够形成持续的经营现金流,单纯依靠银行信贷维持现金流,未必能够长期维持经营,银行的信贷资产就可能会急剧恶化,风险从实体经济蔓延到银行业,大大提高银行资产不良贷,恶化银行资产质量,影响银行后续的正常放贷,从而影响整个实体经济放贷,影响整个经济发展。
市场忧虑加大对中小微企业放贷影响资产质量还是客观存在的,11月9日,沪深股市银行指数大跌3.15%,零售银行招商银行下跌4.75%,建行、工行、农行下跌3-4%,银行突然之间大跌,市场把矛头指向一则新闻,有关部门指出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监管要求银行支持中小微企业的贷款力度还是颇大的。此后虽然有媒体出来澄清,但是市场银行走势一直没有起来。
私营企业融资难与贵有私营企业固有的原因,不少私营企业过度负债经营一直难以解决,从中小微企业到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投资饥渴症和融资饥渴症一直并存,而且财务不透明,造成信用低下,风险较大不良资产率较高,金融机构一方面是惜贷,这就是融资难,另外需要提升贷款利率对冲信贷风险,这就是融资贵,融资难是融资贵的前提,融资难问题难解,融资难就会导致融资贵。
要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与贵,单方面鼓励甚至行政干预银行放贷未必是最佳策略,只会助涨中小微企业不顾后果加杠杆,而不会合理安排资金和投资,关键在于私营企业要进一步降低自己的杠杆率,同时建立现代化的透明财务制度,提高诚信意识。不能有融资问题,就片面指责银行有所有制歧视,制造舆论要挟政策偏向自己。
银行与中小微企业都是充分竞争行业,不存在谁更强势的问题,两者的合作是双赢,而且要建立在自愿合作上面,拉郎配不适合市场经济,银行也好,实体经济也好,都属于独立的法人机构,都有自己的利益,都必须独立经营,其经营不应该受到太多的行政干预,独立的企业都有自己独立的盈利追求,这个追求不应该被太多的外部干预,独立的企业都应该为股东利益最大化负责,而不应该被市场诟病,每一个企业都有自己的风控机制,这个机制更不应该被过度的干预,中小微企业融资难与贵不应该单方面指责银行,而是要反思自己的不足,只有改变自己,得到金融机构的认可,融资难与贵问题也就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