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给不起彩礼轻生:为何不弄清真相再去传播..

宁陵县一母亲因给不起儿子彩礼近日轻生。这一消息最近一时成了网络传播的话题。但近日宁陵县委宣传部的一则通报以及媒体的有关报道,则让我们看到这个热传的事件与真相想去甚远。

与真相不同的首先是,这个跳河自杀的母亲不是热传中所说为宁陵县人。只是其跳河的地点在宁陵县,因此就被误传为了宁陵人。

其次是跳河母亲自杀的原因根本不是因为给不起儿子彩礼而轻生。事实是,跳河母亲因相不中儿子谈的对象,嫌弃儿子所谈对象个子低,便以死相逼,骑电动车来到宁陵县黄岗镇张桥村境内废黄河境内跳河。

或许因为高额彩礼已成目前农村老百姓负担不起的一个严重的现象,一旦跟找对象或者结婚沾上点边,旁观者或者传播者就可能联想到这个母亲是给不起彩礼而选择了轻生。

这让青锋想到,为什么一个时期以来网络上有些事情能够成为大家热议,而有些事关民生的问题大家却漠不关心?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有些事情被最初的传播者关联上了容易被大家关注的因素。比如,这起所谓的母亲因给不起儿子彩礼轻生的传播。其重要的因素就是农村目前存在的高额彩礼带来的社会问题。再比如,前段曾经被热议的产妇医院跳楼自杀事件,就是以社会中存在的医患矛盾等问题做背景,从而引发大多数人的参与热议或者加以关注。再比如,江歌在日本遇害案一年后能被人们给予强烈关注,就是有自媒体附加上了中国人容易同情受害者,以道德来绑架网友一边倒地对案件中的一个叫刘鑫的当事人大加挞伐,因而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暴,裹挟着不少人的情绪开启了网络辱骂盛筵。

其实,要想不跟着谣传走,最好的办法就是听到网络传播某些事情时,主动地停一停,等等看有没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尔后证实传播的内容为事实后,或者等传统媒体在记者做了深入采访发出真相报道后,再去传播,那谣传在网络上或者在我们的生活中,就可能会少了很多。类似这种母亲因给不起儿子彩礼自杀的传言很有可能就不会发生。
一个无业人员靠“蹭会”、凭着和领导的合照,居然连续五年骗取多人200多万元,且娶妻生子。这说起来,可能很多人不会相信,可在江苏南通,这件事却真实地发生了。

说起来,这件事和朋友圈还搭点关系。据说,这个无业人员每天假装去政府机关上班,并伺机潜入各大会议现场,与领导合照,然后发布在自己的朋友圈。以此骗取了不少人的信任。就连一个学校的女教师,也在其欺骗下和他结婚生子。

我们不妨对这个无业人员骗人的经历做一下梳理。

现年41岁的南通人魏某,是个无业人员,曾多次嫖娼被行政处罚,离异后独自抚养一子。不知道为何,自2012年起,魏某化名李洪涛,伪造工作证件、文件等,利用自己曾在政府工作的经历,先后假冒连云港市灌云县政府工作人员、南通市崇川区政府接访工作人员、南通市团市委工作人员、江苏省团省委工作人员以及南通市水文局团委工作人员等多种身份招摇撞骗。

对于如此身份的变换,居然没有引起其被骗人的怀疑。不可思议地是,魏某2012年认识南通某学校的老师顾女士后,魏某隐瞒婚姻状况,冒充灌云县政府工作人员,与其建立了恋爱关系。为了入住顾女士家中,魏某又谎称自己调至南通市政府某部门工作,后结婚生子。为了骗取顾女士以及家人的长期信任,无正当职业的魏某每天装作到政府部门上班,其实是在政府机关附近的报亭看报。即便是顾女士的父亲打听到魏某不在其所说的部门上班,魏某还是靠自己的惯用骗术以自己已调至市级机关工作而蒙混过关。

谎称在政府部门上班短时间内可以行得通,但无经济来源,长期从以往,其生活总有窘迫的时候。于是,魏某便以购买房产、低价购买拍卖车辆、急需用钱等为由,骗取顾女士父母60余万元,用于平时个人的开销和为炫耀自己身份而经常出入高档酒店,再以其他理由骗取周围人的信任。据法院查实,魏某自2015年至2016年,冒充南通市政府等机关工作人员,以帮忙安排工作、给领导送礼为由,骗取罗某、周某、韩某、张某钱款60多万元,以筹建幼儿园为名,骗取朱某、周某钱款共计70余万元。据不完全统计,魏某先后对罗某等10余名亲友实施了诈骗,骗取财物高达140多万元。

尽管魏某伪装的让其亲友以及周围的人深信不疑,但骗子总有露出马脚的一天。2017年2月,魏某在“参加”某政府机关会议时,因形迹可疑,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后经法院审理,认定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构成诈骗罪;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构成招摇撞骗罪等,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四年零六个月。

魏某的下场正应了善恶必有报。但是,里面的一个细节,可能在生活中我们大家都可能会遇到。就是不少人总是以和领导合照来表明自己的地位。而无业人员魏某也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这一心理,靠“蹭会”,和领导合照,并发朋友圈,骗取了周围人的信任。

为什么几张和领导的合照就能骗取人们的信任?这或许就是社会上人们和领导关系好就能办成事的心理在作祟。

‘靠山吃山’塌方式违纪违竟到了如此惊人的地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原本是老百姓针对自然环境让自己生存下去的一种本能。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云南省陇川县民政局的干部职工把此用到了低保款的发放上,占该局十分之七的干部职工上演了一出靠山吃山的违纪大案。

据纪委通报,陇川县民政局长期以来对申请享受低保人员抽查、核实、公示把关不严、监管缺失,70%以上干部职工亲属违规享受低保,把服务群众的权力当作亲属获利的“工具”。调查证实,在该局56名干部职工中,就有40名领导、干部职工的82名亲属不符合享受城乡低保而成了低保户,其中仅部分领导干部职工的配偶及直系亲属就违规享受低保资金40.5万多元。

如此严重地塌方式违纪,作为民政局的一局局长,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只是认为,没有认真执行好国家的政策,跟自己的认识有一定的关系,是执行政策工作中不到位造成的。并轻描淡写地说,反正乡镇已经申请审查了,民政作为最后一道关口,按照30%的去抽查了。而正是这种按照规定抽查了的搪塞,为他们认为的所谓灯下黑找了借口。按这个民政局局长的话说,就是对老百姓那边去抽查了,干部职工家属没有抽查。

随便有点智商的人听了陇川县民政局这位局长的这番解释,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分明知道里面有猫腻,而为了干部职工的私利,采取打政策擦边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问题暴露后在当初就找好了借口和退路。

针对陇川县民政局这一几乎集体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违纪行为,纪检部门对该局5名领导班子成员作出纪律处分,其中,原局长被留党察看二年处分、撤销行政职务、降为副主任科员。

透过这一案件,如果举一反三对其他类似民政局这种有着相当权力的部门进行清查,想必也会查出类似的问题来。青锋说这样的话,不是没有一定的依据。就在陇川县民政局这一塌方式违纪案件被披露之前,杭州市拱墅区建设局房证管理科原科长马伟荣伙同主管副局长贪污自己该局管理的公房一案宣判证实,仅马伟荣一人,14年中即先后贪污了19套公房,可谓触目惊心。
身为律师的江天勇,在2017年11月21日上午,被长沙中院依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据称,江天勇当庭表示不上诉。这一事实再次证明,不论境外反华势力给多少资金支持,任何人都难以颠覆我们的国家政权。

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的江天勇,原是一名中学老师,后于2004年开始从事律师职业。但身为懂法知法的律师,他2016年11月22日因冒用他人身份证,被长沙铁路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15日。同年12月1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长沙警方监视居住,2017年5月被批准逮捕。

从一个中学教师到律师,再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分子,江天勇除了自身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其接受了境外反华势力的资金支持。

据法院查明,江天勇长期受反华势力渗透影响,逐渐形成了推翻国家现行政治制度的思想,并发布大量言论攻击、诋毁政府部门、司法机关及国家法律制度;他还多次赴境外参加以推翻国家政权为内容的培训,向境外反华势力申请炒作热点案事件的资金支持。先后与一些律师发起成立了“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插手、炒作国内热点案事件。尤其是2015年以来,江天勇针对周世锋颠覆国家政权案等案件,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而最终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则是2016年10月,江天勇指使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的谢阳的妻子陈桂秋编造了“谢阳在羁押期间遭受酷刑”的系列文章,在互联网上炒作。

江天勇的被判刑,再一次证明,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只要超越了法律红线,在网络上肆意制造事端,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不管其背后有没有境外势力的支持,都无一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