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赋能企业发展 京东扶贫3.0时代打造“互联网+金融+品牌”新模式..

作为国内电商领军企业,依托平台优势,京东始终积极践行社会责任,不断探索新的扶贫模式。从以钱、财、物对贫困人群进行直接捐赠的扶贫1.0时代,到变“输血”为“造血”的2.0时代,如今,京东引领扶贫进入3.0时代——以品牌化为核心,改变扶贫产业徘徊于低附加值的现状,提升产品溢价,进一步增强产品和产业的抗风险能力,将贫困地区从扶贫之路引入致富之路。
  通过开放自建物流、赋能核心技术、打造高效供应链等,京东助力更多老字号、新国货崛起,在维护国产品牌美誉度、提升品牌价值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已然成为中国优秀品牌聚合的主场。

蜂农杨鸣在分蜂
  “等蜂来”搭建高品质供应链
  京东助品牌加速孵化
  对于选择扶贫合作企业,京东颇为严格,培育了一批管理先进、标准严格、成长性强的现代化农业龙头企业,推动农产品标准化生产,提高产品附加值。两年来,京东先后推动苍溪红心猕猴桃、石城莲子、饶河蜂蜜、广灵小米、竹溪大鲵、日喀则冰川水等几十个贫困县的数百个农产品向规模化、品质化和品牌化方向发展。
  近年来,快速崛起的主打品质蜂蜜的“等蜂来”也是其中标志性企业。“等蜂来的目标和逻辑很清楚——利用中国的原产地优势,以高标准监管整个养殖、生产流程,打造出品质高,价格比进口蜂蜜便宜的产品。”等蜂来创始人张小伟表示。
  要做出这样的产品,第一件事就是改造供应链。张小伟介绍,从公司创立之初,他就坚持自建工厂,把整个上游生产掌握在自己手上。“等蜂来”签约了100多位蜂农,以优于之前一倍甚至更高的采购价,指导蜂农按照“等蜂来”的标准完成养殖和生产。
  为保证品质,除了直接签约蜂农外,“等蜂来”还制定了远高于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等蜂来蜂蜜检测标准。例如,“等蜂来”要求蔗糖含量为不得检出(国家标准为不高于5%),菌落总数不高于10CFU/g(国家标准为不高于1000CFU/g)。2018年5月底,“等蜂来”的自建工厂取得了蜂蜜、蜂王浆、蜂花粉及蜂制品的全系列SC生产资质。
  据介绍,以前蜂农一天一采蜜,蜂蜜中水分含量高,现在至少五天一采(有的蜂蜜半年一采),得到的都是成熟蜜,其中的活性酶对身体健康有益。“让农产品标准化生产,是互联网对农业最大的改变。”张小伟说,“等蜂来”在收购蜂蜜的时候,会把标准化的生产模式带到蜂农手中,扶持那些接受这些标准的蜂农。
  前期艰辛的努力终有回报。2016年,一个名叫“一罐封存了春天的油菜花蜂蜜”的众筹项目在京东众筹平台上一炮打响,这也是张小伟和京东的第一次合作。尝到渠道甜头的“等蜂来”继续寻求与京东更深层合作。2017年,等蜂来京东自营店正式运营上线,如今,这家自营店的销量翻了至少10倍,成为京东同品类自营店中排名前十的品牌。
  “没有京东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张小伟这样评价与京东的合作。他表示,“与京东的千树资本投资团队接触,几乎是‘有求必应’,比如我们最开始需要对接京东自营,千树资本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在‘等蜂来’整个品牌提升的阶段,也是根据我们的品牌定位不遗余力地进行指导和协助,让我们和京东合作参与‘京晚8点’栏目,以及与京东一起参与CCTV-2《中央财经报道》节目……除了这些,还有包括渠道建设等方面,京东都给了我们很多推力。”
  事实上,除了渠道层面的合作,京东营销平台对于“等蜂来”品牌的塑造同样倾注了大量资源。除了一开始的产品铺垫期通过京东众筹走红外,在“等蜂来”的产品培育期,通过众筹测试完毕产品的接受程度以及产品前期种子用户的积累,京东商城大快消事业部随之在商城等蜂来的自营店铺上架来承接流量,做进一步的产品销量拉升。2018年双11前夕,京东更是请了国内一家知名的视频拍摄团队,用时一周,拍摄了“等峰来”的纪录片,并制作了精美海报、H5,通过京东直播、京晚8点等不同平台传播,点击量超2100万次,产品知名度迅速得到拉升。
  “等蜂来做品质产品,京东做品质消费,这种理念的契合使我们完美匹配。但没有想到的是,京东这么大的公司会对我们如此关注,在传播、资源、物流,金融等各方面给我们支持,才能让我们有了这么快的发展。”张小伟说。
  供应链全程参与管控
  京东再造产业化扶贫新模式
  时刻洞悉用户需求、熟悉市场规律,是大企业参与扶贫的独特优势。而京东除了对品牌的扶持外,更是深入其中,帮助企业建设渠道、完善供应链。
  养蜂人杨鸣今年52岁,在四川青川县三锅乡养土蜂已有16年。这里的东阳沟自然保护区里盛开着数不清的野花。每年5月份,杨鸣都要在这放蜂采蜜。这片山区人迹罕至,没有手机信号、没有通电通水,一切生活物资只能从山外送进去。
  土蜂产蜜量不高,性野难驯,一不小心还会大量死亡,让养蜂人血本无归。倔强的杨鸣第一次赚到钱是养蜂的3年后,那年杨鸣投入了70多箱蜜蜂,赚了1000多元。后来每一年蜂箱的数量都在逐步增加,蜂蜜的产量也开始稳定了。但随着蜂蜜产量的增加,如何把蜂蜜卖出去成了杨鸣的难题。
  杨鸣在2017年迎来了转机。京东金融旗下千树资本投资企业等蜂来,专做天然成熟原蜜,他们从蜂蜜源头开始全程参与供应链管控,并和合约养蜂人一起按照等蜂来的采蜜标准采集高品质蜂蜜,按照国家食品安全最新标准进行检测,并希望通过互联网改变现在鱼龙混杂的行业现状。“原来每年腊月都是最忙的时候,又要忙着催账还要忙着卖蜂蜜,现在这些事完全不用担心,我只需要专心做好蜜蜂‘强群’,保证蜂蜜质量产量。”他说,现在的生活比起原来不仅轻松多了,而且挣得也更多了。
  “等蜂来”的供应链顺利铺开离不开京东的帮助,京东通过一系列的组合营销方式对产品进行包装,从品牌溢价层面入手,不仅解决了农产品的滞销问题,而且反向从产业链端严控产品品质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好的购物体验。线上的渠道拓展方面,京东体系的商城自营、京东众筹、京东到家等渠道都是“等蜂来”产品首发的重要阵地。在线下,“等蜂来”与京东体系内的商超线下体系已经展开合作,不仅包括正常包装蜂蜜,还有便携式的消费产品适合各种商超、便利店体系,打通“消费品”类产品渠道。
  让一个不知名的特色农产品变成网红爆款,是京东用电商进行精准扶贫过程中成熟的运作方式。京东将自身利益与贫困户利益捆绑在一起,拓展销售上下游环节,做到从项目筛选、投入生产,到经营销售、品牌推广等产业链的全过程的深度介入和参与,有效地打造了一个闭环供应链。
  除了蜂蜜,青川木耳也是京东打造供应链闭环助力脱贫的成功案例。青川曾是汶川大地震重灾区,当地的农产品龙头川珍公司与当地群众达成一致,实行“公司+基地+农户”的方式,与本地农户达成了定向收购的协议。京东与川珍建立合作以来,引入了60余款青川特产山珍上线销售,并通过京东扶贫板块推进特色商品的专项展示,通过京东秒杀、京东拼购、众筹等活动提升销售量。通过多种有效手段的推动,川珍公司在京东平台上的销售额增长了四五十倍。
  复盘这些口碑“爆款”的成长过程不难发现,京东在供应链上的经验优势更多体现全链条,上至生产厂商、供应商,下至仓储物流、运输甚至线下门店,京东供应链的“触角”均可触及。而在此基础上,京东便有能力将供应链进行缩短,通过打造短供应链,去除多余的中间环节,降低额外费用,缩短运输时间,提高产品流通效率。对供应商来说,这些改变会让其有一个安全可靠的、长期稳定的渠道,也无须自行开发供应链智慧服务平台。
  带动70万贫困户增收
  京东扶贫3.0成效渐显
  从农村电商到开展扶贫,从扶贫1.0到3.0,扶贫对于京东来说,不只是投入资金、物资,也不只是自上而下树立的社会责任意识,更是因为扶贫与京东的商业路径高度吻合。面对如今的“无界零售”时代,京东将把过去十几年来在电商、物流、金融和技术等领域积累的资源和能力,面向合作伙伴开放,这其中也包括扶贫领域的众多合作伙伴。京东的扶贫3.0时代,正是京东将平台化优势赋能到贫困地区的产业和企业的初步体现。
  截至目前,京东已上线超过300万种来自全国832个贫困县的商品,实现销售额超500亿元,直接带动70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
  京东集团党委书记、副总裁龙宝正表示,“我们做产业扶贫的时候发现,品牌塑造是最核心的环节,没有品牌,其他都无从谈起。就目前而言,我们越来越清晰地看到,这个方向是对的。”
  在农产品品牌打造方面,京东已做了大量有益尝试。京东方面人士介绍,“跑步鸡”、“游水鸭”、“飞翔鸽”等一个个知名扶贫品牌的诞生,正是京东从养殖、营销推广、技术追溯等多环节同时介入打造的结果。
  除了上述已经颇具名气的京东自有品牌扶贫项目,京东“六大助力”的扶贫模式也全面覆盖了各地的京东扶贫商家。龙宝正介绍,京东扶贫3.0可以概括为“六大助力”,即品牌打造助力产业升级、创业就业助力富民增收、科技赋能助力深度参与、物流布局助力渠道畅通、金融支持助力服务保障、公益创新助力社会联动。
  如今,扶贫3.0的“方法论”在实践中也日趋成熟,按照京东的逻辑,它是以品牌化为核心,改变扶贫产业徘徊于低附加值的现状,以品牌提升产品溢价,进一步增强产品和产业的抗风险能力,帮助扶贫产业真正地走向市场,将贫困地区引向致富之路。

儿童游戏受青睐,争相入局的巨头们到底在想什么?

今年3月19日,是一年一度的GDC(游戏开发者大会)举行的日子。在这届GDC开幕之前,谷歌就因发布了全新的视频游戏流媒体服务平台Stadia受到了瞩目。这个平台为的是让玩家在不购买高价的主机与电脑的前提之下也能玩到高端游戏,谷歌计划将该服务打造成“游戏界的Netflix”。

虽然谷歌是科技行业的巨头,但在游戏行业并非如此,与索尼、任天堂这样的游戏界大佬无法相比。然而谷歌发布了流媒体游戏平台之后,索尼与任天堂的股价均下跌超出3%,这多半是流媒体游戏的“力量”。

其实不仅是谷歌想要进军这一领域,包括游戏开发商、科技公司甚至手机厂商在内的各领域的巨头都在打这个主意。促使巨头这样做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固然会有用户需求、游戏产业前景等因素的影响,但这显然不会是让那些似乎并非专攻游戏领域的巨头们争相入局的最主要动力。

那么,流媒体游戏这一领域究竟有何魅力,能够吸引到众多巨头?如果游戏产业本身并不是最主要动力,那么真正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流媒体游戏大受青睐,各界巨头争相布局

说到谷歌对流媒体游戏的布局,并不是从此次GDC才开始的,去年10月,谷歌就曾推出了流媒体游戏服务测试Project Stream,该测试持续到今年1月末。玩家用装有Chrome浏览器的PC设备,配置好键鼠或接入Playstation 4、Xbox one手柄就可以开始游戏了,无需下载或安装,就如同我们平时在浏览器上听音乐和看视频那样。

这听上去非常舒适。不必购买昂贵的硬件,不必为了游戏更新显卡,就算是配置一般的硬件,只要有了服务器的云计算,就能开始一场3A游戏(A级质量、A级投入、A级销量)。在谷歌的Project Stream上,首个测试游戏就是在去年10月5日正式发售的《刺客信条·奥德赛》,该服务也被看做是谷歌进军流媒体游戏领域的序幕。

对于谷歌而言,研究流媒体游戏似乎有些“不务正业”的意味,不过对于游戏开发商来说,研究流媒体游戏可算得上是“本职工作”了。据彭博社本月6日的消息称,《愤怒的小鸟》开发商Rovio正在计划开发全球最大的流媒体游戏平台。Hatch中有一系列过审的游戏,用户只需每月支付订购费,就不用下载和安装,可以直接在Hatch上玩游戏。

现在Rovio正在努力游说投资者们入股其流媒体游戏子公司Hatch。该公司成立3年,Rovio就已投入了1700万欧元,Rovio的CEO Kati Levoranta表示,需要新的投资者帮助Rovio,实现Hatch与世嘉、育碧等游戏开发商合作搭建游戏库的愿景。

而此次被谷歌Stadia“威胁”的微软其实也早就计划进入流媒体游戏领域。2001年,微软推出了家用电视游戏主机Xbox,此后围绕Xbox,并依托其云服务平台Azure建立起了庞大的游戏业务线。去年10月,也就是谷歌推出Project Stream的那个时间,微软也公布了云游戏服务计划“X云项目Project xCloud”。与其他的流媒体游戏平台一样,也是实现了在不购买Xbox One主机或Win10 PC的前提之下,用手机、平板等设备,通过云端服务器运行包括《极限竞速:地平线4》、《光环合集》在内的高品质游戏。

在今年的CES(国际电子消费展)中,微软曾表示Project xCloud的公测会在今年开启,并在明年将该服务正式推向市场。摩根士丹利预测,流媒体游戏业务将成为微软迈向万亿市值的催化剂。

可以看到,尽管这些巨头来自不同领域,但是对于流媒体游戏的热情都是空前高涨的。如果要探究其中的原因,还要从市场整体趋势和这些巨头在布局过程中涉及到的点来分析。

多重因素促使巨头布局流媒体游戏,但主因或许只有一个

促使各领域的企业纷纷入局一个领域,市场大环境的发展与变动必定是重要因素。如今游戏行业的火爆程度自不必多言,市场规模也已是千亿级。而在这千亿的市场之中,谁能最大程度满足用户需求,谁就能在这块千亿级的蛋糕上分得更大的比例。

对用户来说,为了玩高端游戏而专门去购买设备和主机的人毕竟还是小众,大部分人没有这方面的消费意愿,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玩3A游戏的意愿。如何解决设备与体验之间的矛盾?流媒体游戏服务平台的出现必然是个不错的途径。所以这些巨头提供的服务,会吸引更多的用户,从而满足不用设备也能体验顶级游戏的需求,而企业则能够从中获取更多利益。

除了用户需求,愈发成熟的技术方面的加持也给了巨头们不小的动力。

例如最近火热异常即将到来的5G技术。Kati Levoranta认为,Hatch的服务非常适合5G,许多战略伙伴都在寻找能展示5G如何工作以及能带来什么好处的服务。而与Rovio合作的美国通信控股公司Sprint也将在今年5月通过Hatch展示其高速的5G手机能实现怎样的功能。可以想象,5G、虚拟现实这类技术的逐渐成熟,赋予了流媒体游戏巨大的潜力。

不论是市场需求还是技术进步,都是巨头们对流媒体游戏感兴趣的因素,但纵观巨头们深耕流媒体游戏的过程,却无一不是依托云服务。

2018年11月,市场研究机构Newzoo对全球游戏市场做了调查。结果显示,去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达到了1349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了11%,预计到2021年,该规模将扩大至1740亿美元。

云服务的发展使得游戏生态系统逐渐被打破重塑,流媒体游戏的运行需要依托云服务,而这其中争相入局却又似乎并非专攻游戏领域的巨头们,多与云服务有所关联,所以擅长此道的巨头们必然要借进军流媒体游戏领域,实现自己在云服务方面的一些目的。

在云计算方面,亚马逊的优势极为明显。2014年推出的FireTV平台能够支持以流媒体技术运行PC游戏,而其云计算服务AWS、视频流媒体平台Prime Video以及游戏引擎Lumberyard明显已构成了游戏生态系统。据悉,亚马逊的流媒体游戏服务要到2020年或者还要等更长时间才能正式推出,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巨头入局流媒体游戏是一门“放长线钓大鱼”的生意。

在这方面,苹果、华为这样的巨头也在做一些尝试。去年下半年,苹果与诸多游戏开发者进行接触。华为则是以云服务为主,在EMUI 9.0系统中加入云连接功能,号称让手机“秒变PC”,并且推出相应套餐。

在万物互联的时代,云服务的前景不可限量,而将其应用于流媒体游戏中,有助于提升用户对云服务的忠诚度。例如一旦用户在某家云服务平台上注册了账号,加上高端游戏的体验,就很容易逐渐形成习惯,这对于云服务企业日后的业务拓展是相当有利的。

可以看到,不少巨头看似是涌入了与自家主要业务无关的流媒体游戏领域,但实际上“算盘”打得很精。既可以在潜力巨大的流媒体游戏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也可借此机会发展云服务业务,可谓一举两得。照此趋势看来,云服务市场可能会因与流媒体游戏的结合加速发展,当然巨头们提供的技术与服务也可能会反过来推动流媒体游戏领域的进步。

但不得不承认,传统主机游戏的生态圈依然强大,即使是巨头相继入局也未必能打破。不过巨头们的目的看上去也并不在于撼动主机游戏市场,而是分走那些不愿意在硬件设备上花费过多的用户,当然也能同时发展云服务业务,或许这对于巨头们来说就已足够。